欢迎访问 12348上海法网

老人被撞昏迷不醒 悉心调解化解干戈

上海市人民调解协会 发布于:2017-10-15 分类:司法行政专业案例

案情简介

2014年9月27日上午9时许,南翔镇某小区内八旬老人徐某兴正在人行道上行走,突然王女士驾驶的电瓶车失控从老徐后方撞了上来,老徐当场摔倒导致头部受伤。老徐被撞后,从地上爬了起来,当场未觉不适,于是没有选择报警就直接回了家。当天下午14时许,老徐逐渐出现头痛、头晕、意识不清等症状 ,家属立即将老徐送往就近医院进行治疗。经医院头颅CT检查发现老徐“硬膜下血肿、脑挫裂伤”。因小脑内出血,老徐的意识进一步减退,神志模糊,又被家属送至嘉定中心医院急诊,经医院诊断为特重型颅脑外伤(左侧额颞顶部硬膜下血肿、左侧额叶脑挫伤、右侧颞部脑挫伤、血肿形成、脑干挫伤、脑室内积血、蛛网膜下腔出血)。为此,老徐不得不接受手术治疗,经过医院全力抢救,老徐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仍处于昏迷状态。

老徐的儿子徐某华发觉情况不妙,立刻向警方报案。派出所民警受理案件后,调取了该小区物业公司的监控探头,找到了肇事者王女士做笔录,并对该事故进行了责任划分。公安部门鉴于证据与事实,认定王女士在这起交通事故中负全部责任。徐某华作为老徐的指定法定监护人,就这起纠纷与肇事者王女士经派出所调解,始终没能在具体赔偿金额上达成一致意见。

 

调解过程

2015年3月18日上午,徐某华来到南翔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徐某华告诉调解员,父亲出事后,经嘉定区中心医院、同翔医院和南翔医院三家医院治疗用去医药费18余万元,目前父亲病情基本稳定,但处于植物人状态,仍在住院治疗中。作为家属每天需要日夜陪护在老人身边,徐某华一家花了大把的时间、精力和金钱,肇事者却只肯赔一点钱,气愤之余,他恼怒地说:“我不要求对方赔偿,只要求她能天天来服侍我父亲。”

与此同时,调解员从徐某华口中了解到,肇事者王女士与徐某华同是本镇某村村民,几年前动拆迁分房又分到了同一个小区。其实,在来人民调解委员会前,徐某华已经向司法鉴定机构申请伤残等级鉴定,并聘请了律师准备走司法程序打官司,他就是看在双方相互认识熟悉的份上才前来申请调解的,为的是给彼此最后一次和解的机会。调解员知道徐某华之前说的是气话,在劝慰了他一番后,耐心地说:“你既然有诚意来申请调解,我们也愿意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你解决。让肇事者陪护,不切实际,即使对簿公堂,归根结底还是通过赔钱了结的。”所以,调解员建议徐某华先回家,依据交通事故的赔偿标准仔细核算一下具体赔偿项目和金额后再过来。

3月20日上午,徐某华拿着经他慎重考虑及计算的赔偿清单再次来到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员看了徐某华罗列的索赔清单,医疗费、伤残补助金、护理费、精神损失费、后期治疗及康复护理等所有费用共计人民币39万余元,赔偿要求比较适当,也合情合理。知晓了受害者一方的诉求后,调解员抓紧联系了肇事方王女士,先背对背听取王女士意见。王女士激动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出了这样的事,我心里很不好过。人是我撞的,我应该承担责任,但问我赔这么多钱,我实在是赔不起啊。我已经想过了,也作了最坏的打算,我把我名下的财产转移了,然后寻死去。”调解员劝诫王女士:“千万不可有寻死的念头,生命是宝贵的。这件事不仅你心里有委屈,受害人一家更是委屈,老徐平时身体硬朗的一个人,因为你的原因,就这么倒下了,一笔笔的巨额药费砸了下去,对方的肉体上和精神上受到了多大的伤害。另外,恶意转移财产不仅会受到社会舆论谴责,如果构成犯罪的,还将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因此,逃避责任不是最好的办法,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应当积极面对现实。”听了调解员的话,王女士的情绪有所缓和。

接着,调解员又向她讲解了交通事故的赔偿标准和政策,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7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16条之规定,并耐心地告诉她:此事拖得越晚,对她来说成本越大、损失越大,打官司的话,远远不止这个数。王女士表示自己不是没有诚意解决问题,她自2014年12月12日之前已支付过10万元给老徐家,谁知后来对方开价越来越高,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期,毕竟她家境一般,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她也不想通过卖掉动迁房筹钱,唯有希望对方在赔偿金额上有所下降,她好想办法问亲朋好友筹钱一次性赔付以了却此事。

    看到王女士态度诚恳,调解员趁热打铁把当事人徐某华叫到一起进行面对面调解,让双方权衡此事久拖不决的弊端,又从双方的同村邻里情出发,引导当事人换位思考,通过入情入理入法相融合的调解方式做双方工作。终于,3月20 日下午双方当事人心悦诚服地达成了一致书面调解协议:一、王女士一次性赔偿老徐医疗费、伤残补助金、营养费、护理费、后续治疗医药费、后续护理费等一切费用共计人民币31万元;二、上述款项支付方式:王女士于2014年12月12日前已付XX万元;余款XX万元,王女士通过银行转账方式,于2015年3月30日前一次付清;三、以上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本次调解属一次性解决。徐某华也于调解成功的当天,将送至司法鉴定机关的鉴定材料全部取回,打消了申请伤残等级鉴定和打官司的念头。

4月1日,调解员通过回访了解到,王女士于3月28日将余款21万元打入了受害方银行账户内,赔偿款已全部到位,双方对调解结果均感到满意。至此,一起棘手的交通事故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在短短几天内被调解员顺利化解。

 

调解心得

这是一起典型的人身损害赔偿事件。调解员运用“四大武器”,即法律武器、利益武器、感情武器、道德武器,让本案当事人双方作出让步,最后调解成功。

1、法律武器。本案中,当事人双方的想法原本都十分极端且不切实际,一个要求肇事方服侍老人,一个要转移财产后自杀。双方的意见就像摆在我们面前的小树儿,我们此时的身份就是园艺师,合法、合理的枝条保留,不合法、不合理的枝条就要毫不客气的修剪掉。通过释法过程,告诉受害方和肇事方哪些做法是法律上可以支持的,哪些是得不到支持的。

2、利益武器。利益武器就是调解过程中,当事人直接看到调解给他们带来的好处。这种好处不限于金钱利益,而且还包括了时间利益、直接履行利益、感情利益等等。摸准当事人的心理,对症下药,他看重哪方面利益,对他强调哪方面利益,同时劝说他在相对次要的方面做出让步。通过调解帮助当事人分析,对他而言哪些利益是鱼,哪些利益是熊掌,以便他能够在鱼和熊掌之间做出选择。

3、感情武器。肇事方与受害方在房屋动迁前是同村人,在动迁后又是同小区居民,本来双方就相互熟悉,有一定来往,所以在处理这类案件时,可以利用感情武器来做文章。引导他们进行换位思考,同样可以用感情武器唤起相互之间的理解与同情。

4、道德武器。无论什么样的当事人,都生存在这个社会当中,都与社会的方方面面发生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也同时接受社会的道德评价。案中的肇事者王女士想通过转移财产的方式来逃避责任,必定会遭到社会的道德谴责。因此,我们在调解中,提醒肇事者考虑社会影响,给当事人施加道德压力。

抓住当事人的心理,找准当事人的薄弱之处,善用“四大武器”进行调处,最终双方当事人本着自愿、诚实、公平的原则达成一致调解协议。

此外,这起事故也给我们带来了警示:当事人双方在发生事故当场并未报警,直至案中老人徐某出现症状后才送医院,派出所民警才开始介入。因此,调解员建议发生事故后,最好还是马上去医院检查身体,特别是老年人,各个方面都比较脆弱,拖不起。本案中的老徐如果当时马上能去医院,现在也可能不一定是植物人,因此无论是肇事方,还是受害方,亦或是家属方,都应该及时提醒受伤一方去医院检查,将事后的很多矛盾扼杀在摇篮里。

 

 

(嘉定区南翔镇人民调解委员会)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有导致网站部分功能不可用,建议升级更换浏览器访问。 升级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