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12348上海法网

六年父女不认 桂英巧调求和

上海市人民调解协会 发布于:2017-10-15 分类:司法行政专业案例

案情简介

“马上就要过年了,看到人家团团圆圆、喜气洋洋的过节,我们夫妻俩的内心犹如刀绞,充满了痛苦和惆怅。我们的女儿、女婿已经六年不与我们来往了。麻烦孙老师,您一定要帮帮我们。”说这段话的老夫妻来自奉贤区四团镇,已年过花甲。他们哭诉着:2007年以来,女儿小王和女婿小刘一直拒绝见父母,逢年过节或休息日,夫妻俩去看望女儿女婿,他们小夫妻拒不见面,还将父母拒之门外,老夫妻俩多次在门外徘徊,内心充斥着绝望和遗憾,但他们却不闻不问、置之不理。最使父母伤心的远不止这些,这几年来,女儿不上班也不生育,整天睡在床上,蜗居家中,断绝与父母及亲朋好友的一切来往。这样下去,他们不与任何人沟通交流,迟早要患上忧郁症。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小刘三岁丧父,几年后母亲带着他改嫁,婚后又生了个弟弟,小他七岁;十岁那年,出于好奇心,他擅自动用了继父放在桌上的猎枪,当他扳动猎枪开关时不偏不倚正好打在坐在桌子对面的弟弟的眼睛,顿时鲜血直流,弟弟被紧急送到医院,诊断为一只眼睛永久性失明;残酷的结局,招来了母亲的责怪、继父的谩骂,小刘从此背上了一个十字架,沉重的压力使他喘不过气来,内心深感内疚和不安,小刘的童年就在这样压抑、自责和不安中渡过;当小刘与小王相识、相恋、结婚后,小夫妻俩和谐的感情、相互尊重理解使他内心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幸福、安宁和快乐。

生活的宁静被打破。2006年7月某日深夜11点半,弟弟上门来找小刘算帐:“小时候眼睛被哥哥打瞎了,影响了我一辈子的人生,要你赔偿。”弟弟的咆哮和怒吵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小王。后来,弟弟多次半夜三更敲门,哪怕哥哥小刘上夜班不在家,弟弟仍不依不饶地敲破防盗门、冲进房间,问小王要钱。得知此情,小王父母认为女儿嫁给小刘没有安全感,生活中充满了危险和麻烦,就劝小王与小刘离婚。当自己碰到矛盾和困难时,理应得到家人的帮助,想不到岳父岳母却叫他们离婚。这一刺激,使小刘原本认为岳父母之前对他的好全是假的,小刘很愤怒,再也不相信世界上的任何人,并偏激地对小王说:“你如果和我离婚,我就先杀了你,再自杀。”小王是位很善良的姑娘,同情丈夫的遭遇,婚后一切都顺着自己丈夫的意愿。我了解了前因后果后,就介入了调解。

 

调解过程

进入调解程序后,我到小王与小刘所在的五四中港居委会了解情况。居委会反映:这对小夫妻性格较孤僻,从不与他人来往;居委会有事找,他们拒不开门;偶尔在路上碰到,与他们打招呼,也不理睬。根据小刘、小王的性格及生活环境,我认为做小刘的工作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要将外围的工作做实、做细,从而再去做小刘的工作。

按照计划,我先做老夫妻的思想工作,帮助他们分析问题的根源和症结:女儿、女婿六年不认父母,主要原因还是在女婿小刘身上。小刘自小的家庭环境以及意外打伤弟弟眼睛后产生的一系列连锁反应,使得小刘的内心更加怪僻和扭曲。与一般同龄年轻人不同,他渴望亲情和关爱,想结婚以后视岳父母为自己的再生父母,共同营造良好的家庭氛围。在这一点上,老俩口认为事实是这样的。当小刘碰到困难时,岳父母没有帮助他处理好矛盾纠纷,共同渡过难关,而是一味地关心女儿、只考虑女儿的幸福和平安,却忽略了女婿的感受。为了不让她受累,唆使她尽快离婚。所以,小刘对岳父母怀恨在心,无论他们怎么说怎么做都没办法打开这个心结。实际上,女儿对父母劝他们离婚也是有想法的,父母更要倾听下女儿的意见和建议。父母表面上以为这是爱女儿,却在伤害女婿,却在更深的层面上伤害了女儿。经我多次的疏导和劝慰,老夫妻俩认识到了在女儿女婿在建立了深厚感情基础后、当女婿有困难时一心要让女儿离开是非之地,却不考虑女儿和女婿的感受是非常错误的。

然后,我再做小王的工作,了解她内心的想法。小王谈到:从小到大,母亲就时常念叨因父亲常年不着家,不是在外工作就是打牌,家中的家务及一切任何事都不管;母亲对自己很严格,什么事都是母亲作主,没有商量余地,自己从小就很胆小怕事,就连与丈夫的婚姻也是父母作主的;现在小夫妻俩有了感情,父母却因一点困难叫其结婚就结婚、离婚就离婚,把婚姻当儿戏似的,也一点也没考虑到我们的想法,这是干涉了她的婚姻自由。所以,小夫妻俩想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父母不理解他们就不要再看到他们,断绝和他们的一切来往。

针对小王的想法,我也耐心地向她阐述了她父母的想法:他们也认识到劝离婚,这是错误的决定。毕竟父母年纪也大了,而且在农村,子女不与父母来往,是被外人笑话的;这六年来,父母牵挂着女儿,这是从小到大的情份,是有感情的,作为子女也要理解父母对子女的爱护,他们的出发点是想让女儿一辈子幸福,而忽略了其他因素;六年来,大家都不退让、不交流导致了目前的这种状况,父母与子女之间是没有什么好记恨的。经过多次的交谈、多次的倾听对话,小王内心释怀了,她想到这六年来生活过的并不轻松,一边是父母、一边是丈夫;认识到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丈夫身上,他拒绝一切外人与他交流。做通小王和其父母的工作后,小王表态同意一起做丈夫的工作。

小刘戒心强,不愿意接近任何人,我与他多次电话联系都被拒绝;亲自上门,他也不愿意开门。前段时间,我得知他们家水管漏水但总是修不好,马上联系有关人员派技术最好的师傅上门维修,帮助他们排除了生活中的烦恼。这时,我再次敲响他家的门,他先开了个门缝问我“有什么事?”我笑着对他说“你是否将门打开让我进来说话。”他将门打开后,我顺势向他简明扼要地表明了我的态度和对他本人内心的理解。站在他的立场上,换位思考说了一些他想说却没有说出口的话。说着说着,小刘眼睛有点湿润了。见此情景,我看到了希望,趁机表明小王父母的态度,让他也好好考虑下父母对他们的期待。没过几天,小王就对我说:我做工作走后,小刘在家大哭了一场,他流的泪是幸福的泪,说终于有人能理解他的想法了。有了第一次的沟通,接下来的工作就顺利很多。我又进行了多次沟通,了解小刘的心声,一点一点疏导他的疑惑和不解: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人要向前看,而且父母是因为太爱他们才会有这种想法,况且岳父母也认识到了错误,给他们一次机会也是给自己的一次机会。2016年2月,在双方都冲破了内心芥蒂、缓解了仇恨情绪后,我就安排父母与女儿女婿见面,双方当面沟通、了解、理解并谅解。当女儿小王和女婿小刘开口叫出一声爸爸妈妈后,两位老人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过了几日,老夫妻俩来到我办公室,激动地握着我的手说“谢谢孙老师,没你的帮助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说:不用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们双方能够信任我,我也要谢谢你,没有你们双方的共同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也无法开展。实际上,你们能够握手言和,我也很激动和满足,付出时间和精力有了满意的结果。

 

调解心得

家庭是社会最基本的细胞组织,也是人们最重要、最基本、最核心的精神家园,是社会和谐稳定发展的基石。社区矛盾纠纷中,婚姻家庭纠纷占据一定比例,呈现出数量增多、内容多样、成因复杂、调处难度大的现象。调解中,我深深地体会到家庭纠纷是所有纠纷中属于最个人层面的纠纷,表面看似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矛盾加深不去化解也会影响到整个社会的稳定。本案中,如果再不及时介入调解,很难想象整个家庭是在什么状态下工作、生活,双方都无法摆脱心灵上的痛苦煎熬。

结合本案,我有以下几点体会:一是注重情感交流、安抚情绪。引起家庭矛盾纠纷产生原因很多。我们要花时间和精力对当事人的家庭和基本情况有一个初步的了解。特别是家庭成员之间长时间累积的琐事冲突和导火线,我们可以通过四步工作法中的迂回调解以静制动,以柔克刚地去化解。初次接待当事人时,他们通常会情绪激动,有的语无伦次、有的急躁不安、有的郁闷病态等情况。调解员一定要给予当事人一个抒发情绪的机会。结合本案当事人,一方父母是农村农民,妇女又不识字,见了我们就会哭哭蹄蹄、情绪激动,事情重点讲不清楚,这就需要我们调解员热情细致,耐心倾听,在聆听中了解他们的想法和要求。当他们情绪激动和悲伤的时候,要移情性的情感支持,递上一张纸巾,安抚情绪。在适当的点和时间因势引导,帮助当事人进行一些心理铺垫,以应付对方当事人在共同调解中作出的负面情绪反应,协助当事人避免使用负面言语与对方对话,更进一步的伤害身心。调解员要学会聆听对方正确的想法和好的做法,挖掘并提升当事人身上的正能量。二是注重法理疏导,唤醒良知。调解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员一定要在法律的框架上融合情理。婚姻家庭矛盾毕竟是家庭内部矛盾,我们要弘扬社会新理念,传承中华民族“和为先”、“家和万事兴”的家庭新观念,引导当事人以积极、向上、健康的心态来看待人民调解。家庭生活中,不能老是念着别人的不好,也要客观的去看待自身存在的问题。本案中,父母叫女儿离婚不仅干涉了子女的婚姻自由,也伤害了女儿女婿的内心。调解中,父母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深度反省。女儿女婿也认识到虽然父母在做法上有所欠缺,但出发点是太爱护女儿不想让她受苦。我们挖掘双方当事人心灵上的柔软处,唤醒他们身上的亲情和良知,促使当事人和解,赢得亲情。

当前,拓展多元化渠道、整合社会资源、凝聚社会力量已成为创新婚姻家庭调解工作的主旋律。《婚姻法》中的婚姻自由,包含两层意思,即结婚自由与离婚自由。只要我们做到倾听、共情、真诚地替夫妻双方、替双方孩子、替双方老人去做工作,不管是调离还是调和,调解工作都是有意义的。婚姻家庭调解员是高尚而又有意义的职业,调解员就是以“婚姻情感保护神”的身份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对亮起黄灯和红灯的婚姻家庭进行预防与干预,进行心理疏导、观念引导、行为指导,从而纾缓困窘,化解危机,挽救中国式离婚。我们要做到化解一起纠纷、稳定一个家庭、促进一方平安,构建和谐社会。

 

 

(奉贤区海湾镇人民调解委员会)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有导致网站部分功能不可用,建议升级更换浏览器访问。 升级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