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12348上海法网

醉酒驾车酿大祸 耐心调解终成功

上海市人民调解协会 发布于:2017-10-15 分类:司法行政专业案例

案情简介

2015年6月8日8时45分许,甲饮酒后(乙醇含量1.85mg/ml系醉酒状态)驾车沿刘五路左侧机动车道北向南行驶至刘五路进长兴路南约250米越过中心双黄线驶入对向车道,恰逢乙、丙分别驾车沿刘五路左侧机动车道南向北行驶,乙在前、丙在后,甲车车头左侧与乙车车身左侧相撞,丙在避让过程中车头右侧与沿刘五路右侧机动车道南向北行驶的戊方电瓶车尾部相撞,致电动自行车及骑车人倒地;甲车在滑行过程中车头左侧与沿刘五路右侧机动车道南向北行驶的丁车车头左侧相撞,之后丁车车头与丙车车尾相撞,后与倒地的电动自行车及骑车人发生相撞,造成戊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五车物损的道路交通事故。

(本文叙述的是针对甲方和戊方家属进行的人身损害赔偿调解。因甲方当事人醉酒驾驶,被警方刑事拘留,本案参与调解的是甲方的妻子,也是车辆的车主。)

 

调解过程

双方就本起交通事故的赔偿标准意见分歧较大。死者家属认为,死者已在上海市工作数年,并且居住在松江城区,理应按照上海市居民非农业户籍标准赔偿,并提出要求赔偿65万元。车主一方认为死者虽然在上海居住多年,但证据不是最充分,要求按上海市农业户籍赔偿,但考虑到死者毕竟在上海生活工作多年,可酌情在非农业户籍标准的基础适当增加赔偿额度并愿意赔偿40万元。双方的赔偿金额差距较大,针对双方的矛盾我要求死者家属出示死者在上海市工作满一年以上,居住在城镇满一年以上的证据。死者家属即出示了居住地居委会证明及工作单位和缴纳“三金”的证明。为此,我对死者家属说你们出示的证据有一定依据,但按什么户籍性质应该有人民法院来认定。你们暂且到另外一间调解室休息,由我来作车主方工作,死者家属表示无意见,即离开调解室。接下来,我对车主方说:“死者家属提供的证据较充分,理应按照上海市非农业户籍标准赔偿。根据测算应该赔偿金额在60万元左右,而且事情发生在一个未满30岁的年青女人身上,使儿子失去了母亲,丈夫失去了妻子,父母失去了女儿,这个家庭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车主也沉痛地说:“这次交通事故的确给死者家属带来了极大的痛苦,但是我不是不想多赔一点,因为我是醉酒驾车,保险公司是不能理赔的。现在的赔偿款都要我个人拿出来的。我的经济能力实在是有限。”我说:“你既然出了这次交通事故,应该要积极履行赔偿义务,赔偿款不够,可以向你的亲戚、朋友借一点。尽量满足死者家属的要求,取得他们的谅解。这对你在刑事判决中可以争取从轻处罚。”在我的劝说下车主同意赔偿55万元。

然后,我再做死者家属的工作,我说:“这次交通事故由于死者驾驶电瓶车行驶在机动车道上,应该对本次事故承担一定的次要责任。你们要求车主方赔偿没有错,但是车主因为醉酒驾车,保险公司不予理赔。车主的经济能力有限,如果你们将本案民事诉讼到法院,官司肯定能赢。但车主可能破罐子破摔造成,赢了官司拿不到钱,在申请执行过程中可能会受阻。”

经过劝说,死者家属也同意了我的意见,双方就本起交通事故达成初步协议。由车主方赔偿死者家属共55万元,待车主回去借钱,相约下星期签订协议。

过了几天,负责本案的警察对我说:“前几天,你调解的一个江西籍女子死亡案,死者家属可能不同意,家属中死者的一个叔叔,从广州飞过来,对本次交通事故的人身赔偿要重新断定。”果不然,死者叔叔到上海后即与车主方接触,并对车主方施加一定的压力。车主方无耐的情况下,暂且答应了赔偿死者家属65万元,但回家筹措赔偿款后怎么也借不到,只得要求死者家属降低赔偿款,可家属方怎么也不同意,为此死者家属和车主又找到了我,要求重新调解。死者的叔叔说:“在广州交通事故死亡一个人最少也要赔偿70万元,这55万元怎么能轻易地处理掉呢。我们与车主方洽谈后,他已同意赔偿65万元,但现在他又反悔。”车主方说:“我也没有办法,已经千方百计地向亲戚、朋友借了几十万元。现在实在筹不到赔偿款了。你们如果能够原谅我,我们现在就签协议。如果不能原谅我,你们就到人民法院起诉我吧。”这一句话不要紧,可惹怒了死者众家属。死者的母亲上前揪住车主的衣领,大声嚷道:“你醉酒驾驶还有理了,压死了我女儿,我要你赔我女儿一条命。”随行的其他几位家属见状也纷纷上前抱住车主,甚至有轻微肢体接触。面对混乱的调解现场,我立即招呼比较理智的死者丈夫与死者妹妹,要他们把比较激动的死者家属劝开,并拉车主到另一间调解室,避免再次发生冲突。

在调解现场,我观察到本案的反复曲转过程主要源于从广州飞来的死者叔叔,只要叔叔的工作做通了,本案也就迎刃而解了。于是,我把死者的叔叔和死者的丈夫请到办公室。首先,我对这个家庭失去了一个亲人表示痛惜,随即我把第一次双方的调解过程讲述了一通,同时提出,交通事故的发生是偶然的,双方事前并无恩怨。虽然驾驶员醉酒驾车明显有错,但他已受到了法律的严惩。关于经济赔偿不能草率地认为一条命值多少钱来论处。本案如果按照上海市非农业户籍计算赔偿金额,也只能在60万元左右。关于你们说车主方已答应赔偿65万元,但现在又反悔一说,实际上你们也有过错的地方,因为第一次调解结束后,双方已基本达成一致意见。如果说对本案调解的反悔应该是你们反悔在先。现在事已至此,也不要去追究谁的反悔责任。双方再退让一步,就按照上海市的非农业户籍人身损害赔偿标准60万元如何?通过我的劝说,死者叔叔和丈夫同意了我的提案。随即我再做车主的工作,由于驾驶员的醉酒驾车,使这个家庭失去了一个年轻的生命,对一个家庭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所以你应该积极履行人身损害赔偿义务。按照死者家属出示的证据应该可以按上海市非农业户籍性质进行人身损害赔偿。本起事故就按法律规定的赔偿标准60万元,车主也同意了我的提议,但要求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再去筹款。

一星期后,双方如约顺利地签下了人身损害赔偿协议,并当场履行完毕。

 

调解心得

本案调解过程历时20天,调解过程跌宕起伏,从第一次调解达成意向后,死者家属又反悔情况看,对待交通事故的死亡案件,首先要做好死者家属的工作,对于死者家属的悲痛和激动情绪的发泄表现,应予以理解,要取得死者家属对调解员的信任,从而以法律依据给予解释,使调解工作能够顺理成章地进行。

另外,对于车主一方引导其换位思考,由于醉酒驾车对他人的家庭造成极大的痛苦,劝导其积极履行赔偿义务,取得死者家属的谅解,并为自己争取减轻刑事处罚的条件。

这是一件由醉酒驾驶所引发他人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在这里告诫各位驾驶员朋友们要严于律己,遵守交通法,为了你和他人的幸福,拒绝酒后驾车。

松江区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

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可能有导致网站部分功能不可用,建议升级更换浏览器访问。 升级浏览器